• 硃砂桂小苗-精品硃砂桂-中国最大的硃砂桂(丹桂)种植基地!

新鲜的桂花茶---- 林清玄

作者 硃砂桂  来源 硃砂桂 浏览 发布时间 12-11


    邻居的太太为了桂花的事来问我,因为她种在屋顶花园的桂花开了满园,晚风一吹飘落满地,非常可惜。 
    "我记得林先生在一本书里提过桂花酱的事,桂花酱不知怎么做?"  

    我于是把自己做桂花酱的秘方告诉她,就是把盛开的桂花采下,在玻璃罐中放满半罐,然后把酸梅的肉剥下,撕成片片,放入桂花罐中,最后以蜂蜜倒满罐子,用蜡密封,十天后就可以食用,而且愈陈愈香。  

    这做桂花酱的方法,是从前住在木栅兴隆山庄时邻居教我的,当时我家的院子里种了四棵高大的桂花树,秋日桂花盛开时,我就以做酱为乐。 
    酿好的规划酱,用处很多,可以涂面包馒头,可以沾梅、桃、草莓,也可以当菜的佐料。不过,我最喜欢加冰水,坐在院子看远方的山,然后细细的品尝那甜蜜中带点酸楚,芬芳里散放清雅的滋味,我搬离木栅后就没有再做过桂花酱,人远事遥,也失去当年的心情了。  

    我对邻居太太说:"我也很久没有尝到桂花酱了,如果做成,分一点给我。" 
    十几天以后,邻居太太送我一罐桂花酱,我泡了杯冰水,坐在阳台上,从前木栅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好象还魂了,香气穿越时空和整个城市而流来了,暗香浮动、惊鸿照影。 
    邻居太太的桂花酱做的比我的更好,可能是她种的桂花比较肥大而芳香,也可能是女性的手巧心细,或者是我长久没有尝到此味,加倍的喜欢与期待,增加了桂花酱的美味吧! 

    过几天,邻居太太又来找我,依然问桂花的事。 
    她说:"林先生,我在你的书中看过桂花茶,我把桂花采下,晒干后和茶叶一起泡,怎么完全没有香味呢?"我说:"桂花不能晒干,以晒干香气就飞走了,你要用新鲜的规划,以三比一的比例放在茶罐里,因为茶叶会吸取桂花的香气,桂花自然会干去,这时泡了就是桂花茶了。" 
    一边讲,我还一边在想在那一本书里会写到桂花茶,一时还想不起,邻居的太太已称谢而去。
  
    几日后,在楼下的中庭相遇,她开心极了,说:"还是新鲜的桂花才对呀!" 
    中秋过后不久,邻居太太到我家喝茶,带来一整罐满满的桂花,她说:"这是今年秋天最后一批的桂花了,我采了一个早上,拿来送给林先生。" 
    我打开罐盖,满座的朋友都为之惊呼,那桂花的香气完全没有隐藏的泄了出来,我们当场就把这中秋最后的桂花,喝着今年初春的乌龙泡来喝了,桂花乌龙不只是茶香叶味美而已,还有一种细腻温润。漂浮在壶面的桂花,仿佛还活着,那样晶莹、那样明亮。  

    虽然我们整个夏天到秋天都在谈着桂花的事,但又比桂花酱更好喝的,那是人的心情,也有比桂花茶更香的,那是人间的情谊。这世间,追逐名利的人很多,但能在身边事物(小如一朵桂花)中找到清欢的人也不少呀!  

    我想到苏东坡有一首词:"可使食无肉,不可使居无竹;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俗士不可医;旁人笑此言,似高还似痴。若对此君仍大嚼,世间哪有扬州鹤?"苏东坡在这里用了"扬州鹤"的典故,传说从前四个人在一起,谈起自己的心愿。  

    一个说:我希望作扬州的刺史。 
    一个说:我希望做腰缠十万贯的富翁。 
    一个说:我希望骑仙鹤做仙人。 
    最后一个说:我愿腰缠十万贯,骑鹤上扬州。 
&